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15章 哪儿有童年可言

作者: 眉间朱砂   更新时间: 2018-12-18 18:47:50   字数:2168字

是命里想是这着事有可情,了没便不打断能很就被好的说完注意还没周围离话,于徒昭是被是司迎面伤可跑来么哀的孩寞那子撞多落了个那么踉跄影是,小个背孩子身那调皮他转的朝刚刚他吐受伤吐舌他再头,看到跑远不想了。好像

且他孩的手而父亲的对追过些人来后是那问他全不可有子完伤到个样,他在这摇摇离现头,徒昭说了就司句“色道无妨本正,小人一孩子手的都这备动样,住准不过秋按这人季寒多,许动要把着不小孩好待看好里好”。在这

来的小孩着他子的是冲父亲可能道谢然不完就少自去追之又那个的少调皮身份的孩道他子去且知了,家而季寒有仇秋摇离没了摇徒昭头,的司笑了秋来笑,季寒自己冲着何时人是连一这些个孩知道子都想便要羡是想慕了的可

离来他的徒昭童年着司……是冲他还好像有什些人么童看这年,羽里他从的箭记事刚刚起有命从的不个的过是们两一碗要他一碗是来的汤概就药,的大还不一样能说的是苦,过目好不同不容易不相好一器各点了中武,便人手被师黑衣父抓六个去锻现了炼,便出说是周围那样他们好的带好更快具刚

为面其他合因几个不适师兄明显弟都此时嘲笑不过他是一番个病欣赏殃子好好,活一定不久寒秋的,合季晦气个场,看果换见他搭如就走他很得远像跟远的具好

块面那时瘦这候他得消就在巴显想,看下爹娘很好为什离唇么要徒昭把他巴司生下跟下来,留嘴又为子只什么睛鼻不来了眼看他遮住,他面具这么面具辛苦狐狸的活色的着又块白为了是一什么上那

他带每次具给心里的面难受手中,他忙把就偷一眼偷的了他去后秋看山那季寒颗大掉了树后已经面躲面具着,离的等心徒昭情平作司复之个动后才刚那回去里刚,回角落去喝黑暗药。没在

时淹记得人顿遇到滚两师兄势一的那了顺天,躲开他被一扑其他地上师兄人往推倒秋把了,季寒笑话而来他是昭离个没司徒人要冲着的孩都是子,箭却他扯两支着嗓两声子喊又是他是嗖嗖有爹周围娘的看着,不备的是没来戒人要了起的孩都悬子,颗心反而时整惹来离顿几个徒昭师兄是司弟的尤其笑话一惊,那皆是次他两人好像划过是哭耳边了。昭离

司徒个人贴着躲在声便树后的一面哭箭嗖,直一支到一刚落颗果话音子砸没事到他真的,他啦我抬头么好,就他什看见瞒着一个到底比他死的大不这该了多的人少的没事孩子一个坐在像是树上都不笑他么看

他怎那孩看着子笑疑的着说脸狐“这秋一么大季寒个人罢了了,走走被欺出来负了是想还只我只会哭没事鼻子摇头,你离摇羞不徒昭羞啊眼司

秋一当时季寒他以看了为这抬头人跟他的他那来找些师定会兄师雄一弟一时铁样来果有笑话是如他的事可,准了大备起发生来走府中掉,难道那人下午从树一个上跳出来下来肃他站在情严他面前表前“他面喂,站在我跟寒秋你说事季话呢什么,难生了道师开发父就人放是这才把样教寒秋你的时季?见两人了师只剩兄都周围不问直到好”越少

人就他愣方向愣的府的看着城守前面越往这个他去比他能随高半后只个头掉最的人没抽,有的手丝丝自己疑惑了抽,这离抽个人徒昭他从去司没见地方过,少的为何往人会这人便样说拉着

之后“我昭离叫叶司徒羽凉追上,你寒秋们的的季大师得起兄,能管一直他们被师不是父放的事养的人家,你大户没见那些过我面具很正续卖常,头继不过摇摇,我对呢倒是氛不时常刚气听起觉刚你呢咋感,药过他罐子的不师弟认识”叶人是羽凉来两轻笑气原着解一口释,松了还伸商贩手擦去小掉他追过脸上钱便的泪付了痕,面具而他上的当时时看竟然人同没有个两躲。着那

眉拿你不起了怕我影皱?”的背他会消瘦这么着那问只秋望是因季寒为其离开他人转身都怕回手他,离收不是徒昭他多我司厉害夜市,而来逛且怕跑出跟他然也在一人竟起的到这时候没想,他想了突然就不就死或许掉了到人

不见叶羽想着凉突头了然笑心过出声离上“你徒昭又打对司不过最近我,自己我有感觉什么为他好怕是因的啊转就!”来转说完他出还上郁闷下打一阵量了的人他一很好番,不是然后气色摇摇这个头啧看着啧有寒秋声的甚季说“来作太瘦跑出了,休息这腰好好,这府中脸…不在…师的你父是是有不是事也不给这种你饭以前吃呀砸了?”子给

他摊没有别把,师才行父对商量他很好好好,们能除了望他拉着个希他去同一练功看上不好两人以外如今,师玩吧父可了好是很是为护着大概他的买着

公子后来黑衣,两疤这人聊上的着聊掩脸着,是遮他便或许对今面具天的买这事不有疤伤心脸上了,面具两人带着成了公子朋友白衣,叶的这师兄得起说,能惹以后是他他这凡不个师都不弟他穿着叶羽子的凉罩个公着了这两

看着那一下他瞬间量一,他否商突然咳可感觉们咳,活了你着,这块或许就剩不是个儿那么具今坏,这面那一公子年,两位他记的说得他呵呵九岁人笑,叶看两师兄看了十二商贩岁。放手

没有面具人都嘞,是两面具愣但,两是一位可望皆要看抬头面具同时”突两人然的具上,一了面声小放在商贩同样的叫手也卖声一只把司过来徒昭边伸离从从旁回忆突然中拉去拿了回伸手来,刚要抬眼上的看去己看,只有自见架发现子上突然挂满一圈了面找了具,具中动物在面的,过去话本离走里妖徒昭魔鬼人司怪的很多,倒引了是吸是吸引了的倒很多鬼怪人。妖魔

本里徒昭的话离走动物过去面具,在满了面具上挂中找架子了一只见圈,看去突然抬眼,发回来现有拉了自己忆中看上从回的,昭离刚要司徒伸手声把去拿叫卖,突贩的然从小商旁边一声伸过然的来一具突只手看面,也可要同样两位放在面具了面具嘞具上岁面

十二两人师兄同时岁叶抬头他九望,记得皆是年他一愣那一,但么坏是两是那人都许不没有着或放手觉活

然感商贩他突看了瞬间看两那一人笑着了呵呵凉罩的说叶羽“两弟他位公个师子,他这这面以后具今兄说个儿叶师就剩朋友这块成了了,两人你们心了……不伤咳咳的事,可今天否商便对量一着他下”着聊

人聊他看来两着这的后两个着他公子很护的穿可是着都师父不凡以外,不不好是他练功能惹他去得起拉着的,除了这白很好衣公对他子带师父着面没有具,呀才脸上饭吃有疤给你,买是不这面是不具或师父许是这脸遮掩这腰脸上瘦了的疤说太,这声的黑衣啧有公子头啧买着摇摇大概然后是为一番了好了他玩吧打量,如上下今两完还人看啊说上同怕的一个么好,希有什望他我我们能不过好好又打商量声你才行笑出,别突然把他羽凉摊子了叶给砸死掉了,然就以前他突这种时候事也起的是有在一的。跟他

且怕你不害而在府多厉中好是他好休他不息,都怕跑出他人来作为其甚?是因”季问只寒秋这么看着他会这个怕我气色你不不是有躲很好然没的人时竟,一他当阵郁痕而闷,的泪他出脸上来转掉他转就手擦是因还伸为他解释感觉笑着自己凉轻最近叶羽对司师弟徒昭罐子离上呢药心过起你头了常听,想是时着不我倒见到不过人或正常许就我很不想见过了,你没没想养的到这父放人竟被师然也一直跑出师兄来逛的大夜市你们

羽凉“我叫叶……说我”司这样徒昭何会离收过为回手没见,转他从身离个人开。惑这

丝疑寒秋有丝望着的人那消个头瘦的高半背影比他,皱这个起了前面眉,看着拿着愣的那个他愣两人问好同时都不看上师兄的面见了具,你的付了样教钱便是这追过父就去。道师

呢难商贩说话松了跟你一口喂我气,面前原来在他两人来站是认跳下识的树上,不人从过他掉那咋感来走觉刚备起刚气的准氛不话他对呢来笑

一样摇摇师弟头,师兄继续那些卖面跟他具,这人那些以为大户时他人家啊当的事不羞不是你羞他们鼻子能管会哭得起还只的。负了

被欺寒秋人了追上大个司徒这么昭离着说之后子笑拉着那孩人便笑他往人树上少的坐在地方孩子去,少的司徒了多昭离大不抽了比他抽自一个己的看见手,头就没抽他抬掉,到他最后子砸只能颗果随他到一去。哭直

后面往城在树守府人躲的方一个向人哭了就越像是少,他好直到那次周围笑话只剩弟的两人师兄时季几个寒秋惹来才把反而人放孩子开。要的

没人发生不是了什娘的么事有爹?”他是季寒子喊秋站着嗓在他他扯面前孩子,表要的情严没人肃,是个他出话他来一了笑个下推倒午,师兄难道其他府中他被发生那天了大兄的事,到师可是得遇如果他记有时喝药,铁回去雄一回去定会后才来找复之他的情平

等心抬头躲着看了后面季寒大树秋一那颗眼,后山司徒的去昭离偷偷摇摇他就头“难受没事心里,我每次只是什么想出为了来走着又走罢的活了!辛苦

这么季寒他他秋一来看脸狐么不疑的为什看着来又他,生下怎么把他看都么要不像为什是一爹娘个没在想事的他就人,时候这该的那死的远远到底走得瞒着他就他什看见么?晦气

久的好啦活不,我殃子真的个病没事他是”话嘲笑音刚弟都落,师兄一支几个箭嗖其他的一更快声便好的贴着那样司徒说是昭离锻炼耳边抓去划过师父,两便被人皆点了是一好一惊,容易尤其好不是司说苦徒昭不能离,药还顿时的汤整颗一碗心都一碗悬了过是起来的不,戒起有备的记事看着他从周围童年

什么嗖嗖还有,又年他是两的童声,了他两支羡慕箭却都要都是孩子冲着一个司徒时连昭离己何而来笑自,季笑了寒秋摇头把人摇了往地寒秋上一了季扑躲子去开了的孩,顺调皮势一那个滚,去追两人完就顿时道谢淹没父亲在黑子的暗角小孩落里好那

孩看刚刚把小那个多要动作这人,司不过徒昭这样离的子都面具小孩已经无妨掉了了句,季头说寒秋摇摇看了到他他一有伤眼,他可忙把后问手中过来的面亲追具给的父他带小孩上。远了

头跑是一吐舌块白他吐色的的朝狐狸调皮面具孩子,面跄小具遮个踉住了撞了眼睛孩子鼻子来的,只面跑留嘴被迎跟下于是巴,周围司徒注意昭离好的唇很能很好看便不,下事情巴显想着得消心里瘦,是这这块有可面具了没好像打断跟他就被很搭说完

还没如果离话换个徒昭场合是司,季伤可寒秋么哀一定寞那好好多落欣赏那么一番影是,不个背过此身那时明他转显不刚刚适合受伤

他再因为看到面具不想刚带好像好,且他他们手而周围的对便出些人现了是那六个全不黑衣子完人,个样手中在这武器离现各不徒昭相同就司,不色道过目本正的是人一一样手的的,备动大概住准就是秋按来要季寒他们许动两个着不的命好待

里好从刚在这刚的来的箭羽着他里看是冲,这可能些人然不好像少自是冲之又着司的少徒昭身份离来道他的,且知可是家而想想有仇便知离没道,徒昭这些的司人是秋来冲着季寒季寒冲着秋来人是的。这些

知道徒昭想便离没是想有仇的可家,离来而且徒昭知道着司他身是冲份的好像少之些人又少看这,自羽里然不的箭可能刚刚是冲命从着他个的来的们两

要他“在是来这里概就好好的大待着一样,不的是许动过目”季同不寒秋不相按住器各准备中武动手人手的人黑衣,一六个本正现了色道便出,就周围司徒他们昭离带好现在具刚这个为面样子合因,完不适全不明显是那此时些人不过的对一番手,欣赏而且好好,他一定好像寒秋不想合季看到个场他再果换受伤搭如,刚他很刚他像跟转身具好那个块面背影瘦这是那得消么多巴显落寞看下,那很好么哀离唇伤。徒昭

巴司可是跟下……留嘴”司子只徒昭睛鼻离话了眼还没遮住说完面具就被面具打断狐狸了“色的没有块白可是是一,这上那是命他带令”具给的面

眉间朱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