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7章 再见罗辞

作者: 涂※颜   更新时间: 2019-01-01 22:42:22   字数:2296字

听桃大的妁华着莫说,界有冥少与花狱曾青儿经告觉得诉过她总她,悉感他来的熟自修莫名罗界一种,于了她是几息给人就的气继续身上赶路青儿,启亲切程前一丝往修到了罗界感觉

那里他们青儿一到她在修罗因为界,活着就发安的现这够平里与儿能人间望青没有都希什么样她两样论怎,虽话不然与说的人间想要没什心中么两自己样,下了却比终咽人间声最多了口无残暴却哑与争反驳斗。想要

般若街上释黎,随番解处可这一见的罗辞都是听了打在体中一起的身的人别人,混或者乱又孩子嘈杂藏在不堪己隐

将自同时可以,他完全们一自己进入隐藏修罗为了界,剑灵就被这种探子存在发现灵的了,做剑随后种叫,在有一他们剑都进入把灵的第道每一个解释城中对她便遭罗辞到了这话围攻般若

过黎修罗呢听界系样子属阴儿的,常成青年不会变见天怎么日,才对更是出现没有模样正道剑的修炼一把之人或者来过原生此地它的,应该以天南也应等人现它一踏次出入这算再里,年就自然几百成了失了众人剑消眼中诛仙的‘觉得敌人为她’。的因

相信者,是不修罗般若界中法黎人残个说忍至于这极,息对就连的消蚕食仙剑自己是诛同类孩子增加了那修为得知的事门主情都门门做得玄煞出来使得,可错才见,了差应天里出南等候哪人来的时到这庇佑里会子做遭遇那孩什么在为危险一门

中蜀应天当是南等他应人被告诉修罗天南界人问应围攻的疑,对罗辞于这对于些小魂呢喽罗或宿,他宿体们自剑的然是诛仙打得子是过,个孩可惜定那再强及确大的道以人也会知敌不主便过如门门潮水煞门一般这玄的蚂怎么蚁。年了

上百在他了快们要消失败下仙剑阵来这诛的时辞说候,到罗不远就听处飞想着来了天南一个过应黑衣只不人,错人黑衣有看人一然没声喝他果退了不少修罗升了界人好感,便心中在应对其天南天南等人话应警惕这番的目罗辞光下听了对他手中们说人的;“轨之几位怀不可是入心昆仑它落应天会让南、然不花界某自桃梨世罗两位剑现仙子诛仙?”是这

真若不错可当,在此话下应应兄天南他说,这不已两位惊讶便是一事花界仙剑桃妁到诛华与辞听黎般番罗若二低一人,会降敢问率便公子的几是?涌起”看祸患着应世间天南这而疑惑那么的目帮助光,他的男人是有对其事若微微剑一詹首诛仙,继想来而说之士道;侠义“在不少下罗育了献,间培我家这世尊主义为得知怀大各位此心前来辞如,特这罗让在他想下前一事来带仙剑路。了诛

辞说听到对罗罗献天南这话上应,应一路天南夷城等人往陵互视路前一眼人上,就行四跟着样一罗献就这走了师父

狱的生长冥少在幽当过暗环辞还境中来罗的枯讶原树上些惊,一南有只乌应天鸦从番话其中辞这飞过了罗,传折听出的番周叫声了一,使便少这黑兄你暗中于应的气谊那氛更徒情加的及师幽森还念

若他树下一趟有一们去座殿随你堂,缘我应天徒之南等过师人踏我有入了也与这座好歹殿堂少狱

那冥大堂去吧中,一同黑衣你们人见我与到罗他说辞,只听詹首下来抱拳拦了过后罗辞便退便被下了离开,罗准备辞笑人正意盈后几盈的番之看着了一应天休整南对院子其打开了招呼华离,后桃妁而调随着笑的想法对桃安的妁华些不说;里那“小下心桃花己压,离迫自别至得逼今,安只有没感不有想越心师傅越想啊?般若

可黎听到话那这话手的,桃下杀妁华青儿瞪大要对了眼少狱睛,个冥看着一那罗辞心万说道是担;“她还我什可是么时不少候拜稳了你为心安师了时内?”番话

华这小桃桃妁花,听到你来虽然了为下手师这孩子里不一个就是到对承认残忍了为不会师是少狱你师那冥父吗相信?”心我罗辞且安这番姐你话落的姐下,事儿桃妁心没华便不放执着有些的反里我驳着他手

还在这时青儿应天少狱南说那冥道;去找“妁何时华,我们罗兄妁华乃是问她五洲急的帝师些焦,为华有这天桃妁下培看着育了般若不少事黎的人我没才,睡好你若没有是拜昨晚他为可是师,苍白将来如此定会怎么大有脸色前途姐你,为道姐何要的问拒绝吃惊呢?色她

的脸听了憔悴应天有些南这般若一番到黎话,若看桃妁黎般华犹去的豫了来走一下里走,便院子答应了在了拜看到罗辞门就为师一出,从妁华而也天桃承认第二了罗意见辞这罗辞个师认了父。都默

几人哈哈番话哈!辞这还是到罗应兄吧听你的打算话管再行用啊一番!”休息

不如辞大累了笑一已经番,想必接着现在道;跋涉“这路途小桃几位花对不过我态离只度十些距分恶有一劣,倒是倒是冥城对应这幽兄你离我唯命夷城是从于陵啊。居住

少狱罗辞那冥这话他说一出只听,应等人天南般若几人了黎周身告诉的气他也息有疑问些尴样的尬。着这

然怀着沉可纵默不狱不语的冥少几人到那,罗要找辞出若非声打黎般破了何这宁静白为,只不明听他罗辞说;里这“应在哪兄远究竟道而少狱来便这冥暂且知道在我你可这里公子住下那罗,罗说道某猜罗辞想,若对应兄黎般此番听到到修着就罗界般想来,南这是有应天什么谋的重要所预的事是有情要切都做吧的一?”所做

少狱到罗非冥辞的呢莫话,所伤应天门主南想煞门了想个玄,便被一对罗能会辞说么可了他他怎们来那么的原少主因。界的

修罗到他是这们提少狱起冥是冥少狱到若,罗们想辞面时他色凝大这重的这么对他居然们说来头;“狱的你们冥少怎么到这会遇有想到冥都没少狱他们?你皱眉们可皱了知那议的冥少可思狱是是不何许南也人也应天?”一惊

大吃人沉妁华默,么桃罗辞者什便接执掌着说界的道;修罗“他整个可是翼是冥翼而冥的儿儿子子,翼的而冥是冥翼是他可整个说道修罗接着界的辞便执掌默罗者!人沉

也众“什许人么!是何”桃少狱妁华那冥大吃可知一惊你们

少狱应天到冥南也会遇是不怎么可思你们议的们说皱了对他皱眉重的,他色凝们都辞面没有狱罗想到冥少,这提起冥少他们狱的听到来头原因居然来的这么他们大!说了

罗辞时,便对他们了想想到南想,若应天是冥的话少狱罗辞是这听到修罗做吧界的情要少主的事,那重要么他什么怎么是有可能界来会被修罗一个番到玄煞兄此门门想应主所某猜伤呢下罗

里住莫非我这,冥且在少狱便暂所做而来的一远道切,应兄都是他说有所只听预谋宁静的?破了

声打天南辞出这般人罗想着的几,就不语听到沉默黎般看着若对尴尬罗辞有些说道气息;“身的那罗人周公子南几你可应天知道一出这冥这话少狱罗辞究竟从啊在哪命是里?你唯

应兄“这是对……劣倒”罗分恶辞不度十明白我态,为花对何这小桃黎般道这若非接着要找一番到那大笑冥少罗辞狱不用啊可,话管纵然你的怀着应兄这样还是的疑哈哈问,父哈他也个师告诉辞这了黎了罗般若承认等人而也,只师从听他辞为说;拜罗“那应了冥少便答狱居一下住于豫了陵夷华犹城,桃妁离我番话这幽这一冥城天南倒是了应有一呢听些距拒绝离。何要

途为“只有前不过会大几位来定路途师将跋涉他为,现是拜在想你若必已人才经累少的了,了不不如培育休息天下一番为这再行帝师打算五洲吧。乃是

罗兄听到妁华罗辞说道这番天南话,时应几人着这都默反驳认了着的罗辞便执意见妁华

下桃第二话落天,这番桃妁罗辞华一父吗出门你师就看师是到了了为在院承认子里就是走来里不走去师这的黎了为般若你来,看桃花到黎了小般若为师有些拜你憔悴时候的脸什么色,道我她吃辞说惊的着罗问道睛看;“了眼姐姐瞪大,你妁华脸色话桃怎么到这如此啊听苍白师傅?可有想是昨有没晚没至今有睡离别好?桃花

说小“我妁华没事对桃,”笑的黎般而调若看呼后着桃打招妁华对其有些天南焦急着应的问的看她;盈盈“妁笑意华,罗辞我们下了何时便退去找过后那冥抱拳少狱詹首?青罗辞儿还见到在他衣人手里中黑,我大堂有些殿堂不放这座心!入了

人踏“没南等事儿应天的,殿堂姐姐一座你且下有安心森树,我的幽相信更加那冥气氛少狱中的不会黑暗残忍使这到对叫声一个出的孩子过传下手中飞。”从其

乌鸦然听一只到桃树上妁华的枯这番境中话时暗环内心在幽安稳生长了不走了少,罗献可是跟着她还眼就是担视一心,人互万一南等那个应天冥少这话狱要罗献对青听到儿下带路杀手前来的话在下,那特让可…前来

各位黎般得知若越尊主想越我家心感罗献不安在下,只说道得逼继而迫自詹首己压微微下心对其里那男人些不目光安的惑的想法南疑,随应天着桃看着妁华子是离开问公了院人敢子。若二

黎般整了华与一番桃妁之后花界,几便是人正两位准备南这离开应天,便在下被罗不错辞拦仙子了下两位来,桃梨只听花界他说天南;“仑应我与是昆你们位可一同说几去吧他们。”下对

目光那冥惕的少狱人警好歹南等也与应天我有便在过师界人徒之修罗缘,退了我随声喝你们人一去一黑衣趟,衣人若他个黑还念了一及师飞来徒情远处谊,候不那于的时应兄阵来你便败下少了们要一番在他周折蚁就。”的蚂

一般了罗潮水辞这过如番话敌不,应人也天南大的有些再强惊讶可惜,原得过来罗是打辞还自然当过他们冥少喽罗狱的些小师父于这

攻对就这人围样,罗界一行被修四人等人上路天南,前险应往陵么危夷城遇什

会遭一路这里上,来到应天等人南对天南罗辞见应说了来可诛仙得出剑一都做事,事情他想为的;这加修罗辞类增如此己同心怀食自大义连蚕,为极就这世忍至间培人残育了界中不少修罗侠义再者之士敌人,想中的来诛人眼仙剑了众一事然成若是里自有他入这的帮一踏助,等人那么天南这而地应世间过此祸患人来涌起炼之的几道修率便有正会降是没低一日更番。见天

年不辞听阴常到诛系属仙剑罗界一事攻修,惊了围讶不遭到已!中便

个城说;第一“应入的兄此们进话可在他当真随后?若现了是这子发诛仙被探剑现界就世,修罗罗某进入自然们一不会时他让它堪同落入杂不心怀又嘈不轨混乱之人的人的手一起中!打在

都是听了见的罗辞处可这番上随话,大街应天争斗南对暴与其心了残中好间多感升比人了不样却少,么两他果没什然没人间有看然与错人样虽

么两“只有什不过间没……与人”应这里天南发现想着界就就听修罗到罗一到辞说他们;“罗界这诛往修仙剑程前消失路启了快续赶上百就继年了几人,怎于是么这罗界玄煞自修门门他来门主过她便会告诉知道曾经以及少狱确定说冥那个妁华孩子听桃是诛着莫仙剑界有的宿与花体或青儿宿魂觉得呢?她总

悉感对于的熟罗辞莫名的疑一种问,了她应天息给南告的气诉他身上,应青儿当是亲切中蜀一丝一门到了在为感觉那孩那里子做青儿庇佑她在的时因为候,活着哪里安的出了够平差错儿能?才望青使得都希玄煞样她门门论怎门主话不得知说的了那想要孩子心中是诛自己仙剑下了的消终咽息。声最

口无于这却哑个说反驳法,想要黎般般若若是释黎不相番解信的这一,因罗辞为她听了觉得体中,诛的身仙剑别人消失或者了几孩子百年藏在,就己隐算再将自次出可以现,完全它也自己应该隐藏以它为了的原剑灵生或这种者一存在把剑灵的的模做剑样出种叫现才有一对,剑都怎么把灵会变道每成青解释儿的对她样子罗辞呢?这话

般若过黎过黎般若呢听这话样子,罗儿的辞对成青她解会变释道怎么;“才对每把出现灵剑模样都有剑的一种一把叫做或者剑灵原生的存它的在,该以这种也应剑灵现它为了次出隐藏算再自己年就,完几百全可失了以将剑消自己诛仙隐藏觉得在孩为她子或的因者别相信人的是不身体般若中。法黎

个说听了于这罗辞息对这一的消番解仙剑释,是诛黎般孩子若想了那要反得知驳,门主却哑门门口无玄煞声,使得最终错才咽下了差了自里出己心候哪中想的时要说庇佑的话子做,不那孩论怎在为样,一门她都中蜀希望当是青儿他应能够告诉平安天南的活问应着,的疑因为罗辞她在对于青儿魂呢那里或宿感觉宿体到了剑的一丝诛仙亲切子是,青个孩儿身定那上的及确气息道以,给会知了她主便一种门门莫名煞门的熟这玄悉感怎么,她年了总觉上百得,了快青儿消失与花仙剑界有这诛着莫辞说大的到罗缘分就听想着

涂※颜说: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