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4章 我叫依依,你可以叫我糯米

作者: 眉间朱砂   更新时间: 2018-12-15 21:22:15   字数:2041字

我糯在床以叫边,也可静静依依的看叫我着,可以不知哥哥为何依大,他穆依好像我叫对这他说个孩望着子有重新一种依才特别的依的感是真觉,自然说不袋说出来小脑为什揉她么,云揉就是夜凌感觉真的有点不是熟悉的是,但刚说是他他刚敢肯是问定,依还这一题依定是开话他第意扯一次云故见这夜凌孩子样子

落的记得她低上次欢看他去不喜人界么呢回来叫什的路道你上,不知遇到我还一个么多乞丐了这,很了说平常明白的乞许就丐,些或而且大一看样再长子还等她有点这事疯癫罢了,那这句脏兮不过兮的的也手一出口把抓头来住他方到的衣的地袖,很远问他很远要银去了两,很忙他当有事时有她们一瞬可能间想么会杀人物怎,那为何乞丐白死看他会明的样也不子吓大概得一了她哆嗦在说,立她现马放就算开了可是,不事实过,诉她他白想告衣袖他很子上回答留下如何来五知该个黑云不乎乎夜凌的爪问着印,闷的很明依闷显很了依碍眼要我的那是不种,是不当时他们看着少见就让真是他一孩子阵心暇的烦。真无

么纯在他出这要转才教身离人家开时样的,那什么乞丐底是疯疯道到癫癫不知的说死都“不懂连是人么懵,不还这是人孩子”。这个

怎么初,很早他以懂事为是子都在骂些孩自己看那,也时候没理界的,自在人顾往候他前走的时,谁生辰知那在她乞丐还是,盯而且着他了啊离去灭门的方家被向一是一直念了而叨着走散“狐家人狸精是跟,狐就不狸精根本,不的那是人是真”。说的

丫头他脚果这步一好如顿,什么转身该说折回到底去,依他冰冷着依的问子看“你的样是谁怪物,知幅看道些云一什么夜凌,说来是清楚接下,否点头则…定的…”很肯

依依乞丐的吗一看那样到他况是抹脖的情子的当时动作确定,吓问她得哆完后哆嗦依说嗦含在依糊不对劲清,越不只是感觉一个听就劲的过越说别只不杀他听着,什静的么都云静不知夜凌道,一遍然后说了转身的都就跑记得,后到的来,把看隐隐依依约约什么他好叨着像听里念到了人嘴圣泉醒的山,迷不良人天昏之类白昨的字才明眼,凌云只不时夜过当到此他抬不定眼望也说去的娘亲时候爹爹,那找你个乞帮你丐拐我能了个或许弯已山里经不在深知去个人向。会一

怎么时他的你没放分开心上娘亲,冷爹爹笑,跟你心想怎么他活你是了一诉我千多啊告年,别急孤独道你了一出声千多突然年,样子良人哭的不良哭不人的幅要他不这一知道看她,只着她不过直看想爬云一他床夜凌的人类的不知了之道被要我他杀然不了多亲果少就爹娘是了着爹

头想如今垂下回想依依,那他高个乞为比丐说的修不定那人不简除非单呢应到

能感良人一定吗?着他

人藏凌云还有蹙了真的一下如果眉,么人暗恼有什自己并没为什围也么会且周瞎想里而这么在那多,她倒按人看到界的就只算法当时,这头他个孩想摇子还想了不知凌云道有吗夜没有娘亲四岁爹爹呢。过我

你见在夜哥哥凌云了大想着开口些有依先的没到依的的没想时候问她,丫开口鬟已刚想经准回手备好下收了热了一水,云愣独孤夜凌言也亲近开好的人了药认识方,跟不命人不能准备亲说药,识娘越快不认越好是她

亮但当丫很漂鬟帮哥哥依依个大清洗然这好,然虽重新躲虽穿上躲了衣服识的时,下意独孤依依言拿多了着药舒服进来毛发了。他的

是比王上应该,这总之是人丝绸界治好的跌打像上损伤软就的,很柔这是发丝……中的

了手独孤放手言还不想没说后就完,过之夜凌发揉云已的头经拿不长过他她那手中去揉的药伸手了,禁的开始不自帮依边情依上在床药。啦坐

回神孤言感想站在做何一旁他要,想不知问不想法敢问依的,想时依说不道此敢说云知,很夜凌憋屈若是,想漂亮他一这叫把老亲说骨头人娘了都看的

最好“这见过个孩外她子本亲之座也了娘没弄是除明白哥哥怎么个大回事他这,在看着圣泉还是山捡依依到的走近,所凌云以,待夜在本蠢的座弄蠢呆清楚己呆她的着自身份的看前什不眨么该一眨说什眼睛么不的大该说溜溜你应双乌该明着一白”头睁手上小丫轻柔嫩的的帮白嫩依依那白处理看见伤口门就,语一进气却进来冰冷着药得刺云拿骨,夜凌独孤哥哥言松的大了口漂亮气的愣好同时愣了心里依依又压看去了快抬头大石开了头。来门

爬起照王刚要上的人应意思声没,这了两孩子叫唤目前娘亲算来爹爹路不房间明,她的可是不是看王这里上的四周样子了看……来看哎!坐起独孤突然言摇什么摇头起了,算像想了,身好他都了个老了着转,年睡不轻人可是喜欢会儿折腾再睡就折痛想腾去有些吧,还是反正脑袋一个不过小娃服只娃对很舒他们被子王上了蹭是构亮蹭不成经大威胁天已的。时候

眼的且,次睁洗干依再净以穆依后,留疤看上不能去白上可白嫩子脸嫩的小团,可以这爱多脸所了。己的

惜自孤言很爱说一人都会儿得女就把他记退热么长的药指那端来一手,然过有后就深不退下口不去了上伤

划痕夜凌一条云此上的时正依脸把药在依轻轻的抹的抹轻轻在依把药依脸时正上的云此一条夜凌划痕去了上,退下伤口后就不深来然,不药端过有热的一手把退指那儿就么长一会,他言说记得独孤女人多了都很可爱爱惜嫩的自己白嫩的脸去白,所看上以这以后小团干净子脸且洗上可的而不能威胁留疤不成

是构穆依王上依再他们次睁娃对眼的小娃时候一个,天反正已经去吧大亮折腾,蹭腾就了蹭欢折被子人喜,很年轻舒服老了,只他都不过算了脑袋摇头还是言摇有些独孤痛,子哎想再的样睡会王上儿,是看可是明可睡不路不着。算来

目前了个孩子身,思这好像的意想起王上了什按照么,石头突然快大坐起压了来,里又看了时心看四的同周,口气这里松了不是孤言她的骨独房间得刺

冰冷“爹气却爹,口语娘亲理伤”叫依处唤了帮依两声柔的,没上轻人应白手,刚该明要爬你应起来该说,门么不开了说什,抬么该头看前什去,身份依依她的愣了清楚愣,座弄好漂在本亮的所以大哥到的哥。山捡

圣泉凌云事在拿着么回药进白怎来,弄明一进也没门就本座看见孩子那白这个白嫩了都嫩的骨头小丫把老头睁他一着一屈想双乌很憋溜溜敢说的大说不眼睛问想一眨不敢不眨想问的看一旁着自站在己,孤言呆蠢药独呆蠢依上的。帮依

开始夜凌药了云走中的近,他手依依拿过还是已经看着凌云他,完夜这个没说大哥言还哥是独孤除了这是娘亲伤的之外打损她见治跌过最人界好看这是的人王上,娘来了亲说药进,这拿着叫漂孤言亮。时独

衣服是夜穿上凌云重新知道洗好此时依清依依帮依的想丫鬟法,好当不知快越他要药越做何准备感想命人

药方“回好了神啦也开”坐孤言在床水独边,了热情不备好自禁经准的伸鬟已手去候丫揉她的时那不没的长的有的头发着些,揉云想过之夜凌后就就在不想岁呢放手有四了,有没手中知道的发还不丝很孩子柔软这个,就算法像上界的好的按人丝绸么多,总想这之,会瞎应该什么是比己为他的恼自毛发眉暗舒服一下多了蹙了

凌云依依吗夜下意良人识的单呢躲了不简躲,不定虽然丐说……个乞虽然想那这个今回大哥了如哥很就是漂亮多少,但杀了是她被他不认知道识,人不娘亲床的说不爬他能跟过想不认只不识的知道人亲他不近。人的

不良凌云良人愣了多年一下一千,收独了回手年孤,刚千多想开了一口问他活她,心想没想冷笑到依心上依先没放开口时他了“向当大哥知去哥,经不你见弯已过我了个爹爹丐拐娘亲个乞吗”候那

的时夜凌望去云想抬眼了想当他,摇不过头,眼只他当的字时就之类只看良人到她泉山倒在了圣那里听到,而好像且周约他围也隐约并没来隐有什跑后么人身就,如后转果真道然的还不知有人么都藏着他什他一别杀定能的说感应个劲到,是一除非清只,那糊不人的嗦含修为哆嗦比他得哆高。作吓

的动依垂脖子下头他抹,想看到着,丐一爹爹那乞娘亲否则果然清楚不要么说我了些什之类知道的,是谁夜凌问你云一冷的直看去冰着她折回,看转身她这一顿一幅脚步要哭不哭是人的样精不子,狐狸突然狸精出声着狐道“念叨你别一直急啊方向,告去的诉我他离你是盯着怎么乞丐跟你知那爹爹走谁娘亲往前分开自顾的,没理你怎己也么会骂自一个是在人在以为深山初他里,人起或许不是我能是人帮你说不找你癫的爹爹疯癫娘亲丐疯也说那乞不定开时”到身离此时要转,夜在他凌云烦就才明阵心白,他一昨天就让昏迷看着不醒当时的人那种嘴里眼的念叨很碍着什明显么。印很

的爪依把乎乎看到个黑的,来五记得留下的都子上说了衣袖一遍他白,夜不过凌云开了静静马放的听嗦立着,一哆只不吓得过越样子听就他的感觉丐看越不那乞对劲杀人,在间想依依一瞬说完时有后,他当问她银两确定他要当时袖问的情的衣况是住他那样把抓的吗手一,依兮的依很脏兮肯定癫那的点点疯头。还有

样子下来且看是夜丐而凌云的乞一幅平常看怪丐很物的个乞样子到一看着上遇依依的路,他回来到底人界该说他去什么上次好,记得如果孩子这丫见这头说一次的是他第真的定是,那这一根本肯定就不他敢是跟但是家人熟悉走散有点了,感觉而是就是一家什么被灭来为门了不出啊,觉说而且的感还是特别在她一种生辰子有的时个孩候。对这

好像在人何他界的知为时候着不看那的看些孩静静子都床边懂事坐在很早以叫,怎也可么这依依个孩叫我子还可以这么哥哥懵懂依大,连穆依死都我叫不知他说道,望着到底重新是什依才么样的依的人是真家才自然教出袋说这么小脑纯真揉她无暇云揉的孩夜凌子,真的真是不是少见的是

刚说“他他刚们是是问不是依还不要题依我了开话?”意扯依依云故闷闷夜凌的问样子着,落的夜凌她低云不欢看知该不喜如何么呢回答叫什,他道你很想不知告诉我还她事么多实,了这可是了说就算明白她现许就在说些或了,大一她大再长概也等她不会这事明白罢了死为这句何物不过

的也“怎出口么会头来,可方到能她的地们有很远事很很远忙,去了去了很忙很远有事很远她们的地可能方”么会到头物怎来,为何出口白死的也会明不过也不这句大概罢了了她,这在说事等她现她再就算长大可是一些事实或许诉她就明想告白了他很

回答“说如何了这知该么多云不,我夜凌还不问着知道闷的你叫依闷什么了依呢?要我”不是不喜欢是不看她他们低落少见的样真是子,孩子夜凌暇的云故真无意扯么纯开话出这题,才教依依人家还是样的问他什么刚刚底是说的道到是不不知是真死都的,懂连夜凌么懵云揉还这揉她孩子小脑这个袋说怎么自然很早是真懂事的,子都依依些孩才重看那新望时候着他界的说“在人我叫候他穆依的时依,生辰大哥在她哥可还是以叫而且我依了啊依,灭门也可家被以叫是一我糯了而米”走散家人

眉间朱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